信任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21-10-08 10:46:00

       张爱民部队转业时,选择了自主择业,回到老家箬源村,租下了一个水库和水库边的荒山,水库养鱼、养鸭,荒山种水果,果园套养土鸡,日子过得倒也充实。

  张爱民在部队干到了副营长,当兵十几年,战友不少,其中就包括郑清。

  郑清在部队是营长,比张爱民早几年转业。在部队时,两人虽不在一个营,但毕竟是老乡,关系一直处得不错。张爱民转业后要办农庄,手头有些紧,跟郑清借了些钱,连利息都不用算。郑清开玩笑说,利息不要,到时我来钓鱼吃土鸡,你可不能收钱。张爱民笑呵呵地说,没问题,鸡鸭鱼肉管饱,高粱酒管够。

  张爱民可不是开玩笑,待农庄步入正轨,便经常邀请郑清来农庄,钓鱼、摘果、喝茶、聊天。虽然郑清是干部,但这纯粹是战友之间的感情来往,倒也不违反什么规定。

  郑清的职务是县交通局副局长,手头上还是有些小权力的,也曾私下问过张爱民,有没有什么事需要他帮忙。张爱民虽然开的是农庄,但还真有事能求到郑清。

  从杨柴路到农庄,有一公里的山路,因为常年失修,早已是坑坑洼洼。郑清让张爱民打个报告,到时想法子拨些款来。张爱民也有些动心,但想了想,还是婉言谢绝了,他找了几个村民,自己掏钱将路整平,铺上了水泥。

  郑清说,老张,你也太古板了,修桥铺路,我们交通局可以做,不违反原则。

  张爱民摇摇头说,不太好,你要是拨钱修了这路,下次还好到我这吃饭吗?

  郑清想了想,觉得张爱民的话有些道理。

  张爱民依旧经常邀郑清来农庄,吃鲜鱼土鸡。当然,饭后必定闲扯当年部队的往事,说到动情处,两个大男人时常泪流满面。

  在村里,张爱民口碑不错。他是村里唯一当过干部的,虽然转业后已是一介平民,但乡里乡亲的,都挺信任他。大事小情,包括邻里纠纷、婆媳口角,都来找张爱民主持公道或拿主意。有时村里的事,也请张爱民帮忙,比如搞新农村建设,涉及一些废弃房屋的拆除,工作不好做,乡党委刘书记就请张爱民出面。

  刘书记由衷感叹,老张正直、能干,要是能请他担任村支部书记,这箬源村的工作肯定“呱呱叫”。于是,刘书记便撺掇几个村里的老党员去找张爱民。一连找了几次,张爱民心一软,便应了,果然改选时高票当选。

  郑清不解,打电话问张爱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放着县里的干部不当,为啥偏当这村干部?

  张爱民笑着说,既然村里老百姓信任我,怎么好意思推辞?再说了,能为百姓做点事,也算对得起部队多年的培养。停顿了一下,张爱民认真地说,只是,往后不能经常请你来农庄吃饭喝酒喽。

  郑清问道,我们是老战友,一起吃个饭有什么问题?

  张爱民说,如今我已经是村支书了,老是请你郑局长吃饭,老百姓难免怀疑我用了公款。时间久了,你说,大家还能信任我吗?

  郑清想了想,觉得张爱民的话有些道理。郑清端起眼前的茶杯,对着电话说,老张,我以茶代酒,敬你,向你学习!(上饶市纪委监委 熊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