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古代监察官制度说起

来源:江西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18-07-05

   近日,随着蕉岭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县监委主任温健忠,蚌埠市纪委副书记、市监委副主任赵明相继“落马”,谁来监督纪委监委,如何严防“灯下黑”再次成为热门话题,引人深思。

  纵观古代监察官制度的运行,可以发现权力与责任,奖励与惩处,风险与激励是并存的,在对监察官授之以权、敬之以誉的同时,又责之以任,制之以法,以严格的制度督促监察官恪尽职守,防范其违法失职。严格选拔任用、严明制度约束、严格考核评价是监察官制度得以顺畅运行的有利保障,对今日强化纪检监察干部自我监督、自我约束仍具有借鉴意义。

  其一,把准“入口”。宋代司马光曾说:“凡择言官,当以三事为先:第一不爱富贵,次则重惜名节,次则晓知治体。”重气节、修养,重学识,重能力、经验是监察官选择标准,而气节、修养是监察官基本的品格要求,其中就包含不畏权贵、清廉自洁、尽忠职守。在新时代,作为纪检监察机关,要严格对纪检监察干部选拔任用的把关,注重德、能、勤、绩、廉全方位考核,把品德高尚、公道正派、敢于担当、廉洁自律的干部选拔到纪检监察岗位,把牢遵规守纪第一道防线。

  其二,把准“关口”。从汉代的《监御史九条》到隋唐的《六察法》,明清的《都察院则例》,历代对监察官的职责、监察权的行使都出台了很多制度约束,并且严格执行。清代嘉庆十四年刑部侍郎广兴受贿大案中,都察院左都御史周廷栋对广兴所为不予奏报,被降级罚俸。健全完善纪检监察机关自我监督机制,必须强化制度建设、强化内控机制,要建立涵盖信访举报、监督检查、执纪问责、审查调查等各个环节的制约约束,形成相互制约的监督执纪问责完整链条,切实把严管厚爱体现在纪检监察干部日常监督的全过程中。

  第三,把准“出口”。早在西周时期就建立起来了三年一考、三考黜陟的官吏考核制度。后代大多采取一年一考,三年或者四年考满,根据考核结果给以官吏升降迁转的制度。打铁必须自身硬,执纪者必先守纪。强化纪检监察干部管理监督,必须树立正确的选人用人导向,严格纪检监察干部考核。对纪检监察干部的考核要以监督执纪问责为主,细化考核措施,坚决防止干与不干一个样,干多干少一个样,干好干坏一个样,将考核结果作为干部提拔使用的重要依据,促使有为才有位成为新时代纪检监察干部的价值取向,激励纪检监察干部奋发有为、敢于担当,在新时代展现新作为。(高安市纪委监委 宋亚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