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赌敛财 因赌索贿 对症下药整治党员干部参赌歪风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21-12-24 09:25:00

  盘点近两个月纪检监察机关通报的案例,多名党员干部违纪违法问题涉及赌博:河南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甘荣坤“追求低级趣味,长期沉迷赌博”;青海盐湖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兴富“长期热衷于麻将赌博非法获利”;湖南省娄底市人民政府原党组成员、副市长,市公安局原党委书记、局长王成良“违规从事营利活动,以赌博方式敛财”,等等。

  赌博毒害社会风气,因赌博自毁前程,导致家庭破裂的案例不在少数。多部党内法规明确严禁党员干部参与赌博,《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了赌博行为的处罚情形。但在党纪国法的高压之下,党员干部公职人员参赌之风并未彻底禁绝。

  梳理近期案例,党员干部参与赌博的地点除棋牌室、家中、酒馆,还涉及一些隐蔽场所。江西省抚州市纪委监委通报提到,临川区东馆镇东馆村梦桥十组党员郄俊云的赌场设在了水库旁、高速涵洞内;上班时间,南城县洪源林场职工党员黄瑛被发现在镇内一家水果店打麻将赌博。

  为了躲避监管,更有甚者选择出国(境)赌博。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原书记李建平“多次到境外赌博”,云南省退役军人事务厅原党组书记、厅长张胜震“多次到澳门赌博”。

  随着查处党员干部参与赌博力度不断加大,赌博也从线下延伸到线上,一些党员干部开始涉猎网络赌博。山西省晋中市纪委监委在通报市公安局党委委员郭克非违纪违法问题时,提到其“违法参与网络赌博”;江苏省常熟市某医院科室主任曹某因多次在某手机APP中以百家乐形式进行赌博受到处分。

  记者了解到,网络赌博一般以电子游戏的方式呈现,如麻将、彩票、猜数字、德州扑克等,也有的是通过线下赌场开设的网络直播或依托体育竞技项目进行。依托互联网技术,只需一台手机或者电脑就能参与。

  “一些赌博场所转向博彩网站、手机APP、微信赌博群等虚拟平台,主要基于互联网隐蔽、高效、支付便捷等特性。”常熟市纪委监委第二审查调查室副主任盛希峰分析,网络赌博的支付方式较为隐匿,有的是虚拟商品、虚拟货币、第三方支付平台充值,有的利用扑克牌等普通“筹码”代替现金支付。上述案例中,曹某的输赢结算均在微信群中进行。

  值得特别关注的,还有年轻干部参赌问题。据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纪委监委统计,党的十九大以来该州查处的35岁以下年轻干部违纪违法案件中,涉嫌犯罪被移送司法机关19人。其中,牵涉赌博的9人,他们中6人参与的是网络赌博。甘孜州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结合相关案例分析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暴露出党员监管缺失、心中无畏等问题。

  事实上,思想意识松懈是干部参赌的重要诱因。2000年,重庆市开州区河堰镇人大主席潘本国初次接触赌博。在他看来,不过是“小赌怡情,和同事、朋友一起玩个麻将,减轻工作压力,打发闲暇时间而已,无伤大雅。”但在走上领导岗位后,他牌瘾加深,甚至将打麻将视作业余生活的主要方式,经常出入茶楼赌博,最终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深陷赌博“泥潭”的还有浙江省海盐县通元镇原党委委员钱利斌。“第一次接触网络赌球我还是比较谨慎的,后来发现这里面赢的钱,你可以拿也可以存,资金进出都挺正常的,就慢慢放松了警惕。”他回忆道。

  利益的诱惑、思想的麻痹,让赌博不断吞噬党员干部的理智和对纪法的敬畏,也让金钱欲随之膨胀,进而牵扯出一系列违纪违法问题。有的求赌桌翻身、偿还债务,把赌博当作权力变现的工具,在两手空空之时打起了以权谋私的主意。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刑侦支队原探长高磊为了偿还巨额赌债,将目标转向报案人和犯罪嫌疑人,利用职务便利多次索贿。

  浙江省宁波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原副主任柯静君曾多次伙同管理服务对象参与赌博,甚至错误地将管理服务对象“赞助”赌资行为视为朋友间的“肝胆相照”。为了回报“朋友”,他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工程承接、环保监管等事项上谋取利益,收受财物268万余元。“以权谋私往往交织行贿受贿问题,在赌博的遮羞布下,其实是赤裸裸的利益输送。”宁波市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表示。

  有的干部还借赌博干起了团团伙伙的勾当。分析近几年查处案例,抚州市纪委监委发现,部分党员干部通过赌博联络感情、拉帮结派。领导干部参与赌博还会形成不良示范,造成上行下效,带坏一方政治生态。该市生态环境局原党委书记、局长邓长明多次与下属共同参与赌博,疏于干部队伍监管,任职期间全市生态环境系统先后有29名干部出现严重违纪违法问题。

  针对党员干部、公职人员赌博及相关腐败问题,多地纪检监察机关对症下药开展监督,严惩赌博敛财、遏制不良风气。“财务、审批、执法等资金密集、权力集中的岗位是赌博敛财问题的‘重灾区’,一定程度暴露相关领域监管缺位、机制缺失问题。”江苏省张家港市纪委监委案件监督管理室相关负责人介绍,该市将单位财务人员、基层网格员、行政审批窗口人员等列为重点人群,进行集体资金管理、基层信息采集、制证发证等重点岗位、重点领域“点穴式”治理。为有效防控风险,该市还建立“码上监督”平台,群众扫码即可实时举报赌博等违纪违法问题。

  为了提高党员干部自我约束的思想自觉,甘孜州纪委监委还着力解决教育引导乏力、单位财务管理混乱、网络监管缺位等问题。据了解,该州除了强化监督、督促相关单位完善财务制度和管理外,还通过完善常态化学习教育机制,经常性开展纪法学习和警示教育,引导党员干部知敬畏、存戒惧、守底线。(陈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