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曼:值得反复阅读的五本经典好书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杂志 发布时间:2019-03-07

  蒙曼 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全国妇联副主席。曾多次任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主讲人,担任《中国成语大会》《中国诗词大会》和《中国谜语大会》点评嘉宾。

  荐书一向是我乐意做的事,因为读书既是一个人的事情,又不是一个人的事情。所谓“一个人的事情”,是因为读书本来不是群体性行为,独自一人面对青灯黄卷,也能思接万里,穷览千载,和古圣先贤心有戚戚。从这个意义上说,读书不怕孤独,甚至期待有孤独下来的时间和能力。所谓“不是一个人的事情”,是因为《礼记》有云:“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一个人看人、看事、看书,都有可能陷入“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困扰,而把自己的心得与他人分享剖辩,不仅自己能获得更深更广的见解,也能启发同好者的视野与思维,让信息和见识在更大的范围内传播。分享书单也是这个道理。如果把自己认为最值得阅读,乃至一读再读的书分享给大家,和大家一起切磋琢磨,于人于己,不亦乐乎!作为一个中国历史与传统文化的探索者,我想和大家分享五本值得我们反复阅读的经典好书。

  第一本是《论语》。这本书对中国的影响力无出其右者。中国人的思想方法、人生追求、行为准则、政治原则乃至审美情趣都蕴含其中。笔记小说里素有宋代宰相赵普以“半部论语治天下”的说法,这当然夸张,但是,若是说读懂了《论语》也就读懂了一半的中国精神,应该并不为过。尤其需要说明的是,《论语》是最容易进行沉浸式阅读的经典。《论语》是语录体著作,就是孔子和弟子之间言来语去的记录,它并非宏大叙事,也绝不莫测高深,它提出的问题,都是人生真实面对的点滴困惑,它做出的回答,也都是针对一时一事老老实实的思考。这思考既发散又集中,如百鸟和鸣、百川归海。比如“仁”这个字在《论语》中出现了109次,单是作为问题,就出现了8次。有趣的是,孔子对这8次提问的解释,每次都不一样,“仁者爱人”“克己复礼为仁”“仁者人也,亲亲为大”等等。由此我们理解到,“仁”这个问题如此复杂,却又如此具有共振力。我想,对于文化丰富性与共振力的考量不仅是我们理解中国精神的基础,也是我们处理好现实工作的心理前提。

  第二本是《红楼梦》。这是理解中国社会与生活的最好作品,也是理解中国人性之丰富、趣味之高雅的最好作品。对于《红楼梦》,我愿意重复两个人的看法,第一是鲁迅先生:“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另一位是周汝昌先生:“(《红楼梦》)归根结底,应称之为中华之文化小说。因为这部书中充满了中华传统文化的精华,却表现为‘通之于人众’的小说形式。如欲理解这一民族文化的大精义,读古经书不如先读《红楼梦》。”鲁迅先生讲的是读者的丰富性,周汝昌先生讲的是文本的丰富性,这两种丰富性集中于一本书,这本书的伟大也就不言自明了。

  第三本是《中国哲学简史》。这本书是冯友兰先生1947年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担任讲座教授时,用英文为美国的大学生写的教材。1948年出版后,很快成为西方世界了解中国哲学思想的入门书。1985年由北京大学出版社翻译出版,又迅速风靡汉语世界。之所以如此详细地介绍其出版过程,是因为这正是本书最具优势的地方。中国的哲学思想,分在经、子两部之中,典籍浩如烟海,古人往往有皓首穷经之叹,今天的人更加难以驾驭。但是,这本《中国哲学简史》仅仅以20万字就厘清了中国哲学发展的基本过程和基本问题,其视野之广阔,条理之清晰,文字之流畅令人叹为观止。我们如今要讲好中国故事,在我看来,所谓讲好要有三个能力:第一、心里有故事;第二、心里有听众;第三、能够讲清楚。冯友兰先生这本书正是这三个能力的典范,值得我们从多个角度学习。

  第四本是《乡土中国》。费孝通先生20世纪40年代在西南联大和云南大学讲授“乡村社会学”,也因此在《世纪评论》上发了14篇文章,这些文章集结起来,就成了《乡土中国》。众所周知,中华民族主体上是个农业民族,拥有历史悠久的农业文明。直至今日,中国还有一半的人口生活在农村。了解农业、农民和农村,才能真正了解中国。目前,中国正面临着规模巨大的城市化与现代化转型,在转型过程中,要改变什么,又要维系什么,关乎中国未来的走向、国人的幸福以及中华文明的传承。在这个过程中,有必要重新回到这本书中,看看乡土中国的特点与运行规则,借以思考新农村建设与现代化建设,也思考我们自身的处境与未来。

  第五本是《中国法律与中国社会》。这本书是由瞿同祖先生所著。有史以来,人类社会发展出五大法系,分别是中华法系,大陆法系,英美法系,伊斯兰法系和印度法系。一般认为,中华法系在清末已经解体,我们现行法律,是以大陆法系为基础建立起来的。但是,法律和社会密不可分,法律本身既反映也维护了当时社会的制度、结构与伦理道德。社会制度的变革可能很快,但社会结构特别是社会价值都有着强烈的传承性。中国正在推行全面依法治国建设,而中国的法治不能全然照搬西方,必须从中国的历史与现实出发,既考虑法治运行的自身规律,又顾及民族的社会与文化传统,从这个角度上讲,《中国法律与中国社会》这本书尤其具有意义,它不是指向某一条具体的法律,而是考虑中国古代法律的基本精神与主要特征。(长安街读书会对此文亦有贡献)

  链接:冯友兰《中国哲学简史》摘录

  ● 通过哲学而熟悉的更高价值,比通过宗教而获得的更高价值,甚至要纯粹得多,因为后者混杂着想象和迷信。在未来的世界,人类将要以哲学代宗教。这是与中国传统相合的。人不一定应当是宗教的,但是他一定应当是哲学的。他一旦是哲学的,他也就有了正是宗教的洪福。

  ● 入世与出世是对立的,正如现实主义与理想主义也是对立的一样。中国哲学的任务,就是把这些反命题统一成一个合命题。这并不是说,这些反命题都被取消了。它们还在那里,但是已经被统一起来,成为一个合命题的整体。如何统一起来?这是中国哲学所求解决的问题。求解决这个问题,是中国哲学的精神。

  ● 照中国的传统,圣人的人格既是“内圣外王”的人格,那么哲学的任务,就是使人有这种人格。所以哲学所讲的就是中国哲学家所谓“内圣外王”之道。